听新闻
放大镜
大检察官接访:努力做到群众满意为止
2020-11-25 17:37:00  来源:检察日报

  在最高检党组持续推进下,今年1至10月,全国省级院检察长接待48件,已化解38件

  大检察官接访:努力做到群众满意为止

  谢文英 于倩

  

  10月22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勇(左二)接待信访人匡雪摄

  

  6月8日,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傅信平(左一)接访李波摄

  

  8月13日,甘肃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朱玉(右二)来到兰州市永登县上川镇四泉村三社,上门走访年过八旬的申诉人高某。南茂林摄

  

  11月5日,上海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盛勇强主持召开公开听证会,办理一起因股权转让纠纷引发的信访积案。这是该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本才在今年5月15日接访之后,按程序交由分管此类案件的副检察长持续推进积案化解工作。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需听证、尽听证”原则,上海市检察机关全面开展信访案件的公开听证工作,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

  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全国省级院检察长亲自接访案件48件。大检察官接访,是以上率下落实司法责任制、员额制检察官办案特别是检察长办案的生动实践,也是从更深层次履行“群众信访件件有回复”的“第一责任”。

  最高检的决心

  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实了

  在今年的最高检工作报告中提到,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收到群众来信97万余件,均在七天内程序性回复,三个月内答复率为99.3%。这份漂亮的成绩单赢得两会代表和委员好评。然而,最高检第十检察厅更关注0.7%的信访案件没有在三个月内得到答复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案。

  “最高检党组对信访非常重视。张军检察长去年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各个省院的检察长,提出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实了。今年落实两会精神电视电话会上张检又说了,如果做不到,就是没有履职到位。”第十检察厅厅长徐向春接受采访时说,保证“件件有回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看信访人对答复是不是满意。信访案件多数是申诉案件,案情复杂、积压时间长,如果信访人的诉求没得到满足,最终不满意,说明我们还是没有履职到位。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在今年5月14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检察机关要通过压实办案的首办责任制,强调领导包案化解,检察长亲自接访、亲自办案。特别是要求各级检察长,尤其是大检察官要亲自接访,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带头做好息诉罢访和矛盾化解工作。

  徐向春表示,如果老百姓对我们办结的申诉案件不满意,我们就要求承办检察官一直做到底,努力做到老百姓满意为止。谁办的案谁接访,终身负责。

  为了准确测评信访满意率,6月8日,最高检“检访通”信访服务系统在12309中国检察网网站、手机App、微信公众号上线。该系统的实时查询反馈功能,可以方便信访人对信访事项办理结果作出满意度评价。

  积案化解的难点

  时间跨度长、信访人情绪难平

  大检察官办案,就要办疑难案、复杂案,解决群众的揪心事烦心事操心事。而老百姓的揪心事烦心事操心事当中,首推是信访申诉问题。

  根据最高检统计,今年1至10月,全国省级院检察长亲自接访案件48件。其中,接访量较多的有安徽、重庆、山东、广西等省区市。从接访案件类型看,刑事申诉案件数量最多,其次为民事监督类案件和行政监督案件等。从大检察官接访办理积案的进程看,目前已经化解38件,均为满意。

  全国检察机关从今年3月开始,开展信访积案清理专项活动,重点化解信访5年以上的积案,最高检已排查出348件信访积案,截至10月15日,已化解245件。其中时间跨度最长37年。这是一起发生于1983年的申请国家赔偿案,由于诉求中索要的赔偿金额偏高,加之信访人情绪易激动,化解难度较大。四川省检察院检察长冯键9月23日接访此案,目前还在进一步推进。

  还有一起案发于1994年的信访积案,由于时间久远,相关证人几经调转,其间有人去世,给案件调查走访工作带来困难。辽宁省检察院检察长李成林6月11日接访此案,经过释法说理,目前该案已经成功化解。

  据最高检第十检察厅相关负责人分析,形成积案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案件本身没有特别大的问题,不是错案,但是因为当初执法不规范导致一些瑕疵,让信访人对于司法机关产生不信任感。结果长期陷入上访的泥潭里,家庭生活很不幸,无法解脱。二是释法说理工作不到位,导致信访人存在错误认识,继续上访。三是司法救助没有完全到位。针对这些难点,做好释法说理,是化解积案的必要条件。

  大检察官的“招”

  说法理、谈情理、讲道理

  在释法说理过程中,就申诉人的最大利益深入浅出地说法理、谈情理、讲道理,是大检察官们接访时的共同特点。

  今年4月1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永君接待了八十多岁的信访人高某,他的儿子在2008年7月被自治区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并核准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高某不服,认为儿子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见义勇为。李永君在释法说理时,借用《三国演义》中曹操误杀吕伯奢的故事,给老人讲解了正当防卫和假想防卫的区别。

  “老爷子看过《三国演义》吧,有一段讲的是曹操逃难的故事。曹操逃到吕伯奢家,吕伯奢外出买酒,家人杀猪给他接风。曹操听到吕家人对话,说是绑起来杀还是怎么杀,曹操以为要杀他,就把吕家人全杀了,后来才发现是在杀猪。曹操就犯了‘假想防卫’的错误,错杀了吕伯奢全家。”李永君说,“您儿子以为对方绑架而持刀捅人,但现实中并没有发生不法侵害,是您的儿子认识错误,他的行为属于假想防卫,不是正当防卫。”经过释法说理,高某表示理解法院判决,并且接受了李永君提出的建议,不再为这个事折腾了,鼓励儿子争取减刑,早点出来尽孝心。

  5月7日,重庆市检察院检察长贺恒扬与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检察长杨平,接待了信访人张某、陈某及其委托代理律师周克华。2017年7月18日,张某的儿子跟同事何某到长江边玩耍,何某将张某儿子推入江里被水冲走溺亡。因不服检察机关对何某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张某儿子的尸体存放4年一直没有下葬。

  “孩子这么大了,都能挣钱回报父母了,突然出事死亡了,这对家庭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但是溺水死亡这个问题,究竟是不是何某把他推下去的,由于证据有矛盾、证据不足,所以不好认定,我看了材料也认为起诉是有问题的。周律师是内行,理解不起诉处理是有根有据的。”贺恒扬在接访时坦诚地对信访人说,“我对孩子的溺水死亡表示同情,作为检察长,我也跟你们说说心里话,确实起诉有困难、有问题,我们也要依法办事。虽然我很同情你、理解你,但事实证据达不到起诉的标准和要求,我们也没办法起诉,所以只能作出不起诉决定。”

  “你们家里很困难,就靠每月一千多块钱维持生活,这样长期下去也不行。另外,尸体一直停放在殡仪馆,每天的费用都在增加,负担越来越重。所以,我们想帮助你们,协调帮助你们把这个事情处理了。”贺恒扬在释法说理后,给老人家提出了具体解决方案,老人当场表示同意,表示不再上访了,今后要好好生活。

  (制图:赵立荣)

  编辑:何璐